吉恩·德马科和他的古董飞机

新西兰“Vintage Aviator古董飞机”公司已迅速成为制造和修复一战时飞机的中流砥柱。通过重新修复这些老式飞机,使得经典再现,形成了一部活灵活现的航空史。

Vintage Aviator古董飞机公司重现一战时飞机战斗经典瞬间:索普威斯的“骆驼”战机VS福克DVII战机。

修复中心设在惠灵顿,并在Masterton马斯特顿镇以及Omaka奥玛卡设有机库。“Vintage Aviator古董飞机”让这些在世界其它任何角落再难寻踪迹的珍奇机器得到重生,焕发出新的活力。试飞员吉恩·德马科是团队的核心成员,他也是公司总经理。

纽约本土长大的吉恩·德马科对飞行的热爱和激情可谓融入到骨血,这种热爱源于他的成长背景和孩童时代的经历,当时正处于公务飞行的黄金时代,父亲是泛美航空公司的一名飞机检查员,母亲是同一个航空公司的空中管家。当时公务飞行是专为富豪准备的交通工具,而德马科则有幸从小享受这种飞行,并触发了他对飞机的无比着迷和喜爱。

飞行中的英国皇家空军RAF FE.2b战机   (c)Philip Makanna/GHOSTS

他说:“自记事起,我就想成为一名飞行员,这种梦想从未改变。”

他制造了大量经典飞机模型,其中就有一架二战时的战斗机, 沃特F4U海盗号,它如今安置在马斯特顿镇机库中,Vintage Aviator的许多经典战斗机也都存放于此。德马科在还只有十四、五岁时就已获得飞机驾驶执照,并在十六岁时首次单独飞行。

FEE上独特的“推进器”配置方便炮手向前面及上方观察,并保持强大的射击火力,保护飞机。©PhilipMakanna/GHOSTS

说到一战飞机,德马科是如今世界公认的驾驶经验最丰富的一名飞行员,他不仅在驾驶技术上首屈一指,同时还懂得如何制造这种飞机。实际上在1980年,当他还只有十六岁时,便修复了其生涯中第一架飞机——1940年代的 Piper J-5号巡洋舰,十七岁时就单独驾驶这架飞机绕美国飞行。

“这是我人生中最好的一段旅程。当飞机降落时,周围的人们非常友好,这种美好的感觉让我记忆犹新。这里也是如此,这是一群因飞行而聚集起来,亲密无间的群体,”他说。

索普威斯的“骆驼”战机,由160马力Gnome引擎驱动,吉恩·德马科创造了 “骆驼”战机飞行最长时间。©PhilipMakanna/GHOSTS

他驾驶J-5飞机飞越了32个州,非常可靠,期间没有出现任何问题。经历这次冒险以后,德马科上了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机械工程师。刚开始他就职于IBM公司,然而工作并不开心,最后由于忙于一项大学时就开始的空运玫瑰花批发业务而辞职。他利用这项业务获得的利润买来一架塞斯纳182飞机,在纽约北部租赁了一块场地开始另一桩生意,即经营航空服务。在那期间,他修复了大量飞机,自此飞机修复事业经营得有声有色。后来他还受邀来到著名的哈德逊老莱茵贝克机场,并在这里首次收获了大量修复一战时期老飞机的宝贵经验。过了将近四五年,德马科可以驾驶其中一架“黄金时代”(20世纪20,30年代)飞机,数年之后他才有幸驾驶一架真正的一战期间的战斗机—— 索普维斯“骆驼”战斗机。在老莱茵贝克机场的这段时间,他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带上这些“小伙伴”,翱翔蓝天,留下飞行中的时光印记。每架经典飞机的设计不同,力学和飞行性能各有千秋,它们各自的特质也都是独一无二的。

精通于驾驶索普威斯 “骆驼”战机的吉恩·德马科。 ©PhilipMakanna/GHOSTS

“这正是经典飞机与现代飞机的最大区别,也是它的魅力所在:您必须长时间的陪伴他,去真正的认识并了解他们,成为真正的伙伴”,他说。

一些早期的飞机没有油门或刹车,甚至有的连副翼都没有,因此他们操作起来格外棘手。

随着他驾驶的飞机类型越来越多,许多机会不断涌现,不少人慕名前来,寻求德马科进行飞行任务。

在驾驭索普维斯“骆驼”战斗机上所积累的丰富经验使他有机会来到新西兰,为彼得·杰克逊执导的电影《金刚》驾驶飞机。彼得爵士长期以来一直是早期飞机的爱好者,也是“Vintage Aviator古董飞机”的最大客户和支持者之一。为电影行业创建道具和复制品也是该公司工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飞行员和炮手高兴回到地面,成功完成模拟空战任务!  ©PhilipMakanna/GHOSTS

作为“Vintage Aviator古董飞机”的总经理,德马科还常常去海外完成一些相当酷的项目。基于惠灵顿和怀拉拉帕的50人团队制造的飞机原型可追溯到20世纪初。他们尽可能采用原始部件,甚至还原整个引擎,这样的飞机还原度高达100%,使得“Vintage Aviator古董飞机”发展成为行业翘楚。

德马科告诉大家,“我们会竭尽全力按100年前的原图纸设计对飞机进行还原修复。”

人们可能会对新西兰拥有这样一所特殊的企业感到惊奇,尤其目前现代大型飞机的研发生产大都聚集于欧洲和美国,它能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脱颖而出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但在德马科眼中,新西兰有许多优势,尤其拥有许多态度良好的工程人才和员工,他认为这是公司最大的财富。

尤其引以为豪的一点,他认为新西兰有足够的全能型人才,能管理好项目中的方方面面。

“新西兰人在思考问题的时候能跳出框架,大胆创新。

“这群朋友们聚在一起,总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各项工作,”他说。

目前“Vintage Aviator古董飞机”收藏的飞机超过50架,其中有一半存放在马斯特顿机场,另一半则安置在新西兰布伦海姆Omaka奥玛卡航空文物中心。每架飞机的建设大约需耗费2万工时,因此非常贵重。Vintage Aviator制作了一系列逼真的场景,通过定期航展重现战争历史中航空故事的精彩瞬间以及激动人心的生活,并让人们能亲自参观和感受真实的战机和仿制品,耳边响起发动机的轰鸣,空气中弥漫着历史沉淀下来的气息,仿佛又把人们带回到过往峥嵘岁月。

首航归来的英国皇家空军RAF FE.2b战机。目前世界上仅存的两架还能飞行的FE.2b飞机归属于Vintage Aviators古董飞机公司,由该公司运营管理。 ©PhilipMakanna/GHOSTS

试飞员的危险

作为这些早期飞机的试飞员,不可确定的因素很多,往往会让人们觉得从事这种行业危险系数相当高,但艺高人胆大,德马科会做好一切工作以避免潜在致命事故的发生。

在完成新的修复工作之前,他们会全面测试所有组件。测试计划必须经过完全控制,且飞机决不允许超越其极限。德马科非常了解飞机的构造组合原理,并严格按照规定建造飞机。但百密一疏,即便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工作,偶尔还会有意外事故发生。曾有一次在老莱茵贝克机场飞行时,一架飞机的引擎磁发电机发生故障并失去动力,此时德马科知道已不能顺利着陆,他“有一种非常令人不安的感觉”,即将撞机,并担忧是否会受到大的伤害。所幸最终撞到机场前的树丛中。飞机被高高的树枝拦住,然后从大约15 – 20米高的位置降至森林里的地面上。德马科只有一些轻微擦伤,自己回到机场进入另一架飞机并完成航展。

在驾驶这类老飞机时,像一些滑翔机飞行员,他们总会先了解最近的场地或停机坪位置,以备不时之需。威拉拉帕地区空域无交通管制,这也是它能成为飞行绝佳场所的原因之一。德马科在其职业生涯中经历了三四次引擎故障,但值得庆幸的是次次有惊无险,平安的走出这些事故。

. “我很难相信飞机中的孩子们曾去参与残酷的战争,”他说。

新制造的Albatros DVa战机,在翱翔蓝天前的预检。
公务机中文网
公务机中文网

公务机中文网是《公务机》杂志的中文官方网站。《公务机》杂志由国际公务航空权威专家编辑,是一本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制的高端杂志。旨在为中国的公务机拥有者和潜在买家提供有价值的实践指南。从飞机选购、托管运营到飞机转售,所有的专家文章和价值信息为中国企业家以及高净值人士特别精选。

公务航空领域权威中文杂志

FOLLOW US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