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week是一次史诗般的天空之旅,从安科纳(Ancona)的亚得里亚海岸出发,延绵500公里,纵身一跃抵达著名的意大利时装之都米兰。

你可能在想,一个人背着这么一个小小的马达,怎么能够飞行如此远的距离?答案很简单:周密计划是关键。

对于动力伞飞行员来说,每一天很早就开始了。当太阳尚未出现在地平线上,暮霭还在天际萦绕,远处悬崖绝壁上映着微微的晨曦——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在早晨的这个时候,我的大脑犹如充满了电能。眺望着意大利的乡村旷野,我揉了揉眼睛,思考着我的飞行任务和曾经反复训练过的动作流程。这些都是非常具有条理性和机械性的工作,非常适合在清晨进行。

晨曦渐渐地从地平线上升起,我抬头仰望着蓝天中一抹橙黄色的霞光,我十分期待着新的一天将带给我什么。

前方会有令人肾上腺素蠢动的荣耀吗?亦或是没完没了的耐心等待——每一个动力伞飞行员都非常讨厌的情况。不过,我们都学会了理解和尊重,在飞向蓝天之前,安全永远是最核心的问题。我要仔细观察风向,空气的能见度——是否能够看到足够远?我要观察树梢的摇摆、炊烟的飘动、云的流动、甚至湖面上的涟漪……所有的细节都会提供判断的依据——决定了这一天的结果。

认真检查设备,确认天气情况。

当我完成了基础的训练后拿到了动力伞飞行员的资格证书,但还是一名新手,每当我注视飞行的方向时就会激动不已。我需要积累更多的经验,反复训练增强肌肉的记忆是非常重要的。

一些动力伞伙伴们现在也陆续起起床,在离起飞点较近的露营地,我们围坐在早餐桌旁。

英国人清早起来喜欢挖苦人取乐,所以我们这些动力伞飞行员们的玩笑开得很放肆。当地人都向我们投来奇异的眼神,他们可能认为我们是一群粗鲁的人正在度假。

当地人中大多数从未见过动力伞,他们疑惑地盯着我们,好像我们是一群精神错乱的疯子。或者他们对我们所做的事情表现出浓厚的兴趣。有些人大胆地走过来和我们说话,有些人却太害羞,只是从远处好奇地盯着我们。

快乐就在更高的天空!

在清晨,大家尽情地饮用咖啡,茶和提神的饮品。这个时候先跑一趟厕所也是必不可少的,最讨厌的是在4000英尺的高空来了内急,那将极不舒服而且分散精力。

汽车把我们拉到了起飞地点,带着拖车的探险车和我们所有的装备都跟在后面。动力伞飞行员们要整理好自己的装备,但是在卸货和打包的时候,我们作为一个团队一起工作,

我们有序而小心地卸载设备(每个动力伞重约40公斤),给所有的油箱加满油。在大多数飞行中,我们使用约8升燃油,可以维持约1小时的飞行,即每15分钟燃烧2升燃油。我们将10公斤左右的滑翔伞平铺在地上,解开彩色的绳索,调整好位置,然后开始起飞。

有几个同伴已经起飞了,其他人则像老鹰一样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观察他们的飞行姿态。在地面我们有一名CFI(飞行总教练),他负责所有动力伞飞行员的起飞和降落,确保我们在起飞场上空执行正确的进出通道,他的作用也是使我们远离危险,清除禁区。我们这次探险之旅的CFI是一个叫Riccy的巴西小伙,是一个有许多传奇故事的纯爷们…

意大利美丽的拉戈堡镇(Castiglione del Lago)位于意大利翁布里亚(Umbria)地区地区,临近佩鲁贾(Perugia)

我们总是渴望在良好的天气条件下飞行。从掌握地面技术开始,第一次飞行通过学习曲线、循环练习使我们得到进步。飞行训练中我们要学会操控引擎、滑翔伞、调整飞行姿态并能够控制飞行速度。开始训练时的速度低于平均速度——大约每小时50公里。

清醒的头脑永远是最重要的,有时那些遇险的经历会激励我们在毫无预警的天气突变下顺利降落到地面上。胆小的人害怕空气中的乱流,第一次遇到乱流时的情景让我至今难忘,我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上,气流压力像闪电一样冲击着我,我的大脑尖叫着:“逃跑还是战斗?”

最终,冷静的头脑提醒我自己:气流压力算不了什么,你已经飞翔了这么远,依靠所学的知识和技能,坚信自己能够应对在空中遇到的任何险情。仔细聆听耳机里传来的指令并依照它去操作,也是确保安全的一个方面。我们的CFI会通过无线耳机向我们发出指令——那只永远注视着天空的眼睛会照顾你,协助你安全着陆。

讽刺的是,在空中你不能逃避也不能蛮干。我已经学会了适应那种充满压力的环境,将注意力集中在任务上。正如弗里德里希•尼采所说:“但凡不能杀死你的,都能使你变强大。”坚信这一点,我深吸一口气,然后让自己随风飘动,感受到自己连同身上的装具在风中摇摆。调整好自己的思路,让伞翼拉着我,凭借肌肉的记忆产生条件反射作出特定的动作,从而使我能够稳定飞行高度……当我的双脚稳稳地站在了地面,其他的飞行伙伴们围上来和我开起玩笑时,我长吁了一口气,吊在我嗓子眼上的一颗心终于落地了。

平安着陆!利用双脚奔跑或者在地上翻滚。

在Skyweek期间,我结交了一个朋友,名叫尼克(Nick), 他58岁了,身体健硕得像一匹骏马,他可以背着动力伞像毛驴一样狂奔。我们成为朋友是因为我和他的体重差不多,都是88-98公斤。他总喜欢仰着躺在地上,就像一只鸭子,所以我亲切地叫他“Nick – McQuack”。

他的滑翔伞巨大无比,但没有什么新技术可言。我的装备是最好的,拥有最新技术的Ozone Roadster 3,具有TST’s功能(转向提示)。每当清晨我和尼克谈论它在飞行演练时的用途时,我们把它简称为TITS。

Nick Hughff先生和Waleed Muhiddin在起飞前干杯鼓劲。

Skyweek提供给任何新手或者熟练的动力伞飞行员一到两个星期的飞行机会。最重要的是,它是一项任何人都可以参与的业余运动。这是一种简单的、相对安全的动力航空活动。全套装备可以装进小型货车或4驱越野车的后备箱中,并且可以非常快速地进行组装(15-20分钟)。我喜欢悠闲的越野飞行,这趟旅程中我飞行了4000英尺(1219.2米),飞越了不同的地形环境,并安全舒适地返回到地面。

另外,还有一种更极端的与死亡挑战特技飞行,但它不适合胆小的人。但是一次常规的动力伞飞行所带来的体验是我们在地面上进行任何活动都不能得到的。

意大利佛罗伦萨的广场,佛罗伦萨是著名的乌菲兹美术馆所在地

有一个关于潜水的描述——人们说第一次潜水就像一个未出生的婴儿在充满水的子宫里,安静而孤独——没有什么能完全复制这种体验。我相信这对于任何一个想要体验不同感官体验的人来说,参加动力伞飞行就是很自然的一步。我想起了我经常在天空中思考的一句话,我觉得有必要和大家分享:

“一旦你体验了飞行,当你在地上行走的时候,你的眼睛总是会望向天空,因为你曾经在那里,而且你将永远渴望回到那里。”—— 列奥纳多·达·芬奇。

“天空周”的支持车辆。没有这些幕后英雄的支持谁也飞不上天。

值得一提的是,你如果想尝试这一运动,正确的方式是选择一个有经验和有资质的飞行学校。一旦你知道如何控制滑翔伞,你已经完成了一半对于在飞行中背上增加一个小引擎。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完成了许多事情:我去西班牙学习了飞行理论,我在法国阿尔卑斯山学习滑翔伞,然后到意大利驾驶动力伞翱翔天空,不久我将第二次去迪拜,继续我的全球探索之旅。

无论你在世界的任何地方,你都可以驾驶动力伞翱翔天空,这是一项适合任何类型人士的业余运动。

我很高兴我参加了Skyweek,这是我的第一次体验,当然绝不会是最后一次,我将在未来20-30年的动力伞飞行中进一步磨练我的意志和技能。

我正在计划与我的新朋友McQuack一起去丹麦和瑞典旅行。我祝愿每一位阅读这一篇文章的朋友好运,也希望您记住,动力伞是一项业余爱好,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士都可以来体验这一运动的无穷乐趣。


关于SkySchool

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的好奇心和飞翔的幻想在看着鸟儿翱翔的时候得到了满足……在无边无际的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飞翔。这些幻想变成了现实,悬在无数精心设计的绳索上,这些绳索摇摇欲坠地悬在我们的翅膀上。我们是SkySchool的讲师,SkySchool是欧洲领先的辅助运动训练机构,成功运作了15年,培训了超过2500名学生,所有人都经历了同样轻松自在的自由。

这项运动的发展令人印象深刻,几乎没有放缓的迹象,安全、重量和力量的进步都向更广泛的观众展示了这种不可思议的飞行形式。我们的课程提供专业培训,培养有能力和熟练的飞行员,随时准备以安全和受控的方式飞向天空。一旦取得资格,我们以前的许多学生就会回来参加我们的探险活动,称为“天空周”(SkyWeeks)。在我们最新的SkyWeek上,10名飞行员漫步在意大利美丽的风景中,在不同的飞行地点停留,做他们最擅长的事情……飞行!

我们身后有一个由志同道合的人组成的令人难以置信的社区,2020年的日程表上满是课程和SkyWeeks,我们热切地期待着来年的到来。如果你曾经考虑过护理是一项运动,那么现在是时候长出你的翅膀了。

Alex Ledger
Alex@skyopsx.com

公务航空领域权威中文杂志

FOLLOW US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