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一片蓝天 —— 欧洲轻型飞机共享平台暂露头角

Wingly创始人 Emeric de Waziers, Lars Klein 与 Bertrand Joab-Cornu

Wingly在私人飞行员与乘客之间搭建了一座桥梁,使得他们都可以节约飞行成本。在网站上,飞行员发布其已经排定的航程,乘客可以轻松地进行预定。

作为Wingly的飞行员,您可以提供从A地到B地的常规飞行,或者起点即终点的探索发现之旅。

在Wingly的团队中,有着热情似火的飞行员、航空工程师以及乘客。他们坚信每个人都应有机会探索飞行的神奇,因此希望让轻型航空得到普及。

Wingly是如何运作的?

飞行员发布其已经排定的航次,并告知空座位的数量。乘客可以很简单地查看这些航班,以及关于飞行员以及他的飞行经验的信息。通过内部聊天系统,双方可以在共享航班之前进行探讨。在网站上,从注册到付款的各个环节均可自动实现,这使得飞行员与乘客共享航班既便捷又轻松。

通过费用分担,私人航空不再高高在上。Wingly使得公众也可负担得起轻型航空的体验之旅。在周日,从伦敦动身到普利茅斯/怀特岛享受美好的午餐,现在这已经和访问温莎城堡一样易如反掌。Wingly秉承了休闲飞行的哲学,乘客们可以分享活动并且在空中享受令人惊叹的美景。他们了解,这并不是一种商务旅行的交通方式。

目前,Wingly已经在法国与德国吸引了超过2500名飞行员注册。Wingly已经帮他们省下了超过5万美元的费用,更为他们提供了分享轻型航空激情并让更多的人了解轻型航空的平台。

作为飞行员,金钱不应该是我们热情的羁绊。Wingly曾经对注册飞行员Matthew进行采访。下文为从Wingly网站上摘选的访谈片段:

您目前在Wingly取得了怎样的成绩?您是否对我们的平台满意?

这真是一段美妙的记录,我个人非常满意。我在Wingly上的首飞是去年2月。从那时起到现在,我已经飞了不下30次。除了3次之外,所有的其他30次飞行都是满员。我计划下个月飞15次,其中有8次已经被订满了。作为一个飞行员来说,平台同时减少了我的工作量。虽然我也在Facebook上分享我的航班,但在Wingly,我所有的东西都在同一个位置。

为什么共享对你而言是特别的?

在我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我就一直希望自己能飞。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圆了我儿时的梦。对于能被称为飞行员,我心存感激。我很荣幸可以驾驶飞机翱翔,而这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这是一生的梦想。

很显然,我希望和别人分享我的特权。我坚信,当你起飞、挣脱地面并像一只鸟儿一样俯瞰世界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有独一无二的感觉。这正是无限的自由。

您和Wingly乘客一同飞行时最兴奋/最有趣的时刻是什么?

我最为兴奋的时刻是在勒沃库森的计划外着陆。一名以前从未坐过飞机的乘客突然发病。当时我仍然在科隆的控制区,而勒沃库森的机场在午饭时刻是关闭的。由于回到汉格拉(Hangelar)机场需要15分钟,我决定联系科隆-波恩与勒沃库森的航空管制员。他们都完全理解我的处境,不到三分钟之后,我们就降落在了勒沃库森机场。这真让我激动。

在Wingly,最美好或者说最有趣的时刻是和一对父女一起的飞行。他的女儿从未坐过飞机(当时她只有7岁),所以在起飞之前她相当害怕。随后,她突然面露微笑,然后就开怀大笑起来。她笑了足足能有五分钟,那是一种很棒的感觉。她几乎都笑出眼泪来。 甚至是航空管制员都通过耳机听到了她的笑声,当场给出了他的评语。

我们期待这一创举能为轻型航空带来活力,并且帮助飞行员实现在未来拥有自己飞机的梦想!

公务机中文网
公务机中文网

公务机中文网是《公务机》杂志的中文官方网站。《公务机》杂志由国际公务航空权威专家编辑,是一本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制的高端杂志。旨在为中国的公务机拥有者和潜在买家提供有价值的实践指南。从飞机选购、托管运营到飞机转售,所有的专家文章和价值信息为中国企业家以及高净值人士特别精选。

公务航空领域权威中文杂志

FOLLOW US ON